<object id="fgxgw"></object><object id="fgxgw"><rp id="fgxgw"></rp></object>

    <center id="fgxgw"></center>

    <noscript id="fgxgw"><video id="fgxgw"></video></noscript>
    <thead id="fgxgw"><tt id="fgxgw"><p id="fgxgw"></p></tt></thead>
    <var id="fgxgw"></var>
    
    <meter id="fgxgw"><dfn id="fgxgw"></dfn></meter>
    <var id="fgxgw"></var>

      內網

      檢測到您當前使用瀏覽器版本過于老舊,會導致無法正常瀏覽網站;請您使用電腦里的其他瀏覽器如:360、QQ、搜狗瀏覽器的極速模式瀏覽,或者使用谷歌、火狐等瀏覽器。

      下載Firefox

      Conservation Biology |李晟研究組與合作者評估自然保護區分區管理成效

      日期: 2019-08-02

      2019年8月1日,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李晟研究組與合作者在《Conservation Biology》上在線發表了題為《Effectiveness of management zoning designed for flagship species in protecting sympatric species》(基于旗艦物種設計的保護區管理分區方案對其它同域分布物種的保護成效評估)的研究論文。

      建立保護地是保護生物多樣性的最有效策略和方式之一。除了生物多樣性保護之外,自然保護地還肩負著環境教育、自然體驗、支持當地原住民生計等眾多職能。為此,對自然保護地進行空間分區、實施差別化的管理被認為是達成保護地多項職能的重要手段。該分區理念由聯合國人與生物圈保護區項目首倡,在全球眾多國家被廣泛接受并用于保護地管理的實踐。中國政府借鑒了保護地分區管理的模式,在自然保護區施行3個分區(即核心區、緩沖區與實驗區)的管理方案。其中,核心區禁止一切人為干擾活動,緩沖區僅允許科學研究觀測活動,而實驗區允許科學試驗、教學實習、參觀考察、旅游等活動。

      圖1.自然保護區管理分區界碑

      在自然保護區選址和分區劃定的過程中,一些重要的生態系統類型和物種通常被選為重點保護對象,作為保護規劃的依據。以大熊貓保護為例,中國自上個世紀60年代以來,陸續建立了67個大熊貓自然保護區。除此之外,以亞洲象、虎、雪豹等旗艦物種為主要保護對象,也規劃建立了一系列的自然保護區。截至目前,我國有野生動物類型的保護區526個,占全國保護區總數的1/5。盡管針對旗艦物種的保護被廣泛認為能夠促進與其同域分布物種的保護,但少有實證性的研究來檢驗針對這些物種的保護規劃是否能有效滿足同域分布物種的保護需求。

      為解決這一問題,李晟研究組與合作者選擇浙江古田山、陜西長青、四川老河溝、四川臥龍4個具有代表性的野生動物保護區,系統評估了針對旗艦物種(大熊貓、羚牛、黑麂、白頸長尾雉)劃定的管理分區對其它同域分布物種保護的有效性。研究人員與自然保護區合作,使用紅外相機調查技術開展針對大型獸類和地棲雉類的系統調查,并在大量紅外相機記錄的基礎上,綜合運用占域模型、ENFA生態位模型等方法,分析了從保護區實驗區向緩沖區、核心區過渡的過程中,主要保護對象及其它同域分布物種是否均表現出更強的選擇利用。

      圖2. 4個自然保護區的管理分區與本研究紅外相機調查網格

      該項研究結果顯示,各保護區的主要保護對象對管理分區有明顯的選擇性。相比實驗區和緩沖區,多數保護對象(例如大熊貓、雪豹、黑麂)更多地出現在核心區,說明保護區的管理分區能滿足多數主要保護對象的保護需求,分區基本合理。然而,絕大多數同域分布的物種在對不同管理分區的空間利用上并沒有表現出明顯的差異。在部分對分區表現出選擇性利用的同域分布物種中,受威脅物種,如中華斑羚、紅腹角雉等偏好核心區內的生境,而野豬、小麂等常見種則偏好實驗區內的生境。

      圖3.本研究中紅外相機拍攝的各保護區部分主要保護目標物種

      (左上:大熊貓-長青保護區;左下:雪豹-臥龍保護區;右上:羚牛-老河溝保護區;右下:黑麂-古田山保護區)

      大熊貓、黑麂等旗艦物種通常顯示出特化的生境需求,比如,大熊貓偏好較為原始的針葉林和針闊混交林,對人為活動的干擾敏感。盡管它們能作為較好棲息地的指示性物種,但針對它們的生態需求劃定的管理分區,并沒有很好滿足其它同域分布物種的保護需求。自然保護區是我國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基石,截至2017年,我國已建成各種類型的自然保護區2750個,覆蓋國土面積的15%。為促進自然保護區的有效管理,提升保護成效,此項研究建議有必要以實地調查與監測數據為基礎,并采用新的系統保護規劃技術,更新現有自然保護區的分區方案;同時也應加強對核心區外區域的監測和管理,以提升自然保護區在保護中國野生動物中的效力。

      圖4.占域模型分析結果中影響各物種棲息地占有率的顯著因子

      《Conservation Biology》是保護生物學方向的旗艦刊物,2018年影響因子6.194,在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專業領域排名3/58。北京大學李晟研究員與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申小莉副研究員為該論文的共同第一作者。該研究項目得到了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北京大學、美國斯密森尼研究院和大自然保護協會的基金支持。

      原文鏈接: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111/cobi.13345

      彩票里有秒速赛车吗